可见,这样的“言之凿凿”充满了既定“套路”。为了将一些无法通过科学验证得出的结论传递给众人,伪科学者们只能通过将一些观点伪装成看似如山的“铁证”,用于游说愿者上钩,这样的套路是必要的伪装。事实上,如果公众能够再往深一步探究或者验证,经常会发现纰漏。

董小平就此指出,流感的问题是年年说年年都有事,人类对于流感病毒的控制只能说尽量的去适应它,了解它的规律,从而进行科学控制。对于今年的流感,的确大家也深有体会,包括我本人也中招了,有感染。今年整个流感仍然在一个正常的趋势,没有跳出别人对它的认知范围。别人老谈到变异,流感病毒是容易变异,但是变异是两种类型,一种类型是的确存在一些氨基酸的改变,导致蛋白结构发生变化,抗原性发生变化。另一种是从去年或者前几年比较,由于优势毒株都被打压了,不优势的毒株发展成一个新的优势毒株。今年的流感趋势就是这样,优势毒株发生了小的变化。